失意体前屈(失意体前屈颜文字)

失意体前屈(失意体前屈颜文字)

“嗯?”玉田背着龙枪来到这里,却也发出了惊疑的叫声。

因为他看到,吴的背上少了那个小背包,还有那个背包里的小宝贝。

小豆豆有点认生,被玉田的突然出现吓到了,躲到了吴缺的头后面。

现在的年轻人能做什么,带着孩子去上学?

玉田自然知道这一带的修行者都是来这里参加东夏王朝试炼的,因为他闯入此地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了东夏王朝强者的问候。

这是一种问候,但也是一种警告。让玉田不要胡来。

东夏朝能立足天下,统一大部分东源郡,自然有圣人。

“年轻人不错,我不妨。”玉田哂笑。他还是单身,自然有点羡慕他的爱人。

“呃……”吴心里明白,这显然是一场误会,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大老板在这里做什么?

“晚辈见过圣人,不知圣人在不在。有什么事吗?”吴躬身施礼。

圣人?

池瑶和李中惊呆了。他们没有抬头去看这一幕。他们以为只是阴阳界的和尚。毕竟玉田当时也很年轻。

嗯,看起来很年轻。

两个女人顿时惊呆在原地。

“我是西部荒原玉田,无意麻烦各位。我就想问,你见过牛吗?或者,是受训者以外的人?”玉田正色问道。

他克制了自己的贤者气息,否则,恐怕这些小和尚会被炸得粉身碎骨,当场死亡。

“渡劫的牛?”吴缺道:“昨夜我们远远的相遇,但是雷停了以后,就没有再见过。”

玉田蹙眉,盯着吴缺,眼中泛起神光。

“你的心灵波动没有变化。看来你没有说谎。”玉田收起头像,无奈地叹了口气。“再问也是浪费时间。”

他已经叫住了很多驯兽师,询问过牛的踪迹,但是还没有人见过。

其实他一眼就能察觉到我的思想波动有没有变化。吴心里缺震,难道这就是圣人的手段?在他面前一切都是看不见的。

吴突然有点担心阙帝的存在会不会被玉田发现。

但玉田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再次问池瑶和李中。确认没人撒谎后,失望地飞走了。

玉田走后,小豆豆突然道:

“叔叔,我要便便。”

吴刚松了一口气,圣人的威严让他浑身冒汗。这一喊让他几乎崩溃。

“去吧。”

吴缺放下小背囊,豆豆爬了出来。我从池瑶手中接过纸莎草纸,然后走到这附近的草地上,脱下我的*。

吴缺三个人替他站岗,怕小豆豆被毒虫猛兽袭击。

过了很久,小豆豆从草丛里回来了,爬进了小背囊井。吴缺背着他三个上路了。

“呼…吴缺,刚才那个真的是圣人吗?我觉得我说不出话来…好帅!”钟离激动地道。

前半句很正常,但是“太帅了”这句话让吴有点无语。

虽然,自称玉田的贤者真的很帅。

但这不是重点。嘿,当你终于遇到一个圣人时,你有什么感觉?

“那个小豆豆叔叔不喜欢。”豆豆突然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李中立刻叛变了,并且很快笑了起来,“是的,是的,我不喜欢。他怎么可能像小豆豆一样帅?等我们的小豆豆长大了,肯定比他帅多了!”

“那是,”豆豆噘着嘴,双手叉腰抬起头,自信满满地道,“李中妹妹,等我长大了,我肯定比他更帅!…那我妹妹会成为我的妻子吗?”

“嗯?”时钟被一句话定格,顿时哭笑不得。

“哈哈。”池瑶轻轻地笑了,吴缺也笑了,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

圣雨田和吴一分开,他就发现自己好像踏入了一个危险的地方。

神一直感觉到危险,玉田反应过来才发现虚拟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字!

“嗡”,一个遮住太阳的大招牌,突然显形,把人打死了。

那是一个巨大的“杀”字,浓缩了神行,动了规矩。

“杀人物?”玉田冷笑道:“不过是个初学者的小算子罢了。其实是用来伏击我的。开什么玩笑?”

然而,当玉田举手欲破苍穹时,却发现自己错了。

这是非常错误的。

他在圣地的那一掌,并没有击碎这个“杀”字,反而引起了连锁反应。

“嗡嗡”一声,虚拟空中的一系列符号,连成一片,将这片虚拟空完全笼罩,变成了一个杀戮阵。

一共七个大符号,都是“杀”字,由北斗七星的力量排列而成,实际上是在天上召唤北斗七星的光芒,从遥远的星域穿越虚拟空 kill!

“七杀符阵,起源于神话时代的七星杀阵…哦,不!”玉田看过这个经典的咒阵,现在源尊榜前五名之一就是圣咒法师。

玉田直接祭出龙枪,仙魅绽放,恐怖杀机爆发。它和七杀字阵针锋相对,相持了一段时间。

这说明放置这个咒阵的人比玉田更厉害。或者对方还加持了不死魔法的符阵,否则这个符阵应该会瞬间破掉。

“闫妍!”玉田奋力催动长生不老魔法,怒道,“是吗?!”

颜勇,圣人算符,五贤之一,天下第一算符!

玉田觉得能伏击他的操作员也会把他关进监狱,这在整个源气大陆只有颜勇能做到。

但是没人回答玉田,七杀咒阵恐怖到居然是引七星神光,直接杀了他和不死魔兵。

“咻”的一声,突然,不死魔龙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竟然主动脱离了玉田!

神仙兵逃跑了,七杀战士阵也没有阻止。而是主动在禁阵上开了一个缺口,放了它。

“什么?!”玉田顿时大惊失色,脸色剧变。

龙枪逃走了!

虽然他不是龙枪的主人,但他已经和龙血王朝达成了协议。龙枪当时也愿意帮忙,现在怎么突然不理他了?

玉田想不通,但很快就想通了。

因为在七杀字阵外,一个身影变得明显,这让玉田不得不在艰难的对抗中注意到他。

“颜勇,是你!”玉田大怒,气得要死。“我哪里得罪你了!”

此人白发苍苍,稚气未脱,眉宇间透着一股怒意,眼中满是道家的韵致。

他穿着皇家神的长袍,绣着神秘的符文,这是一个复杂的作品。

但发冠随意扎在头顶右侧,发簪用小剑。手持圣符笔,脚踏绿色木屐。

可见他是那种懒散随性,严谨的人。

“玉田,元尊榜上有名,你只排第16。你竟敢捉弄我的老朋友颜勇?”

源尊榜是源尊书院拟定的榜单,专门为圣人设计的。源尊榜前五强排名不分先后,后面的会分。

源榜前五名中,一个圣师,一个圣师,一个剑师,一个圣药师,一个圣数学家。

这五个人,谁也不服谁,彼此很难聚在一起,甚至有几个人互不认识。所以两者之间,很难区分,元尊书院也没有排名的依据。

玉田作为圣地,是半步圣人,拥有前五名,但这个半步也要看步子有多大。

“阎莽,我什么时候向你的老朋友开枪了?不要怪好人!”玉田假装生气,但他的心咯噔了一下,心想自己以前是不是应该误杀颜勇的朋友?

“给我的老朋友?你没有。如果你开枪打他,我会直接杀了你!”颜勇冷冷地看了一眼玉田。

他举起笔,轻轻一勾,按下了玉田的七杀阵,居然停止了对玉田的杀戮。

但他还是困住了玉田。

阵中星光渐散,玉田衣衫褴褛,一副受伤狼狈的样子。

“颜勇……道友,”玉田强压怒火,只好低头躲在屋檐下。“既然我还没做,为什么要陷害我?你知道我要对你的老朋友做些什么吗?”

“哦,别狡辩了。这种行为从何而来?世界上没有人知道吗?”颜莽冷笑道。

玉田不解。这和颜莽有什么关系?

等等!

玉田突然反应过来,诧异道:“你是什么……你跟那头牛是什么关系?!”

颜勇淡淡地说:“神奇的牛神曾经给过我启示。你觉得有什么关系?”

嘣!玉田感到脑瓜子嗡嗡作响。

天下最好的老师沃草,居然是那头牛教出来的?

你还年轻!

玉田一下子失去了理智,心里更加委屈。

他有点无泪,企图作案时被当场抓获。他觉得这次旅行是一次失血。

“看在王声的份上,我就饶你这一次。你再敢扮演上帝,我就杀了你!”颜莽冷冷的哼了一声,撩起衣袖,挥毫泼墨,擦过七杀字阵。

虚拟空突然平静下来,玉田也终于感觉到了。活着真好。

“王声的脸?”颜莽的话让田大吃一惊。他不知道他的朋友,排名第15的王声,能让颜莽给面子?

颜勇只是带着警告的目光冷冷地看了玉田一眼。

“嗡”的一声,颜勇用符号笔书写,瞬间用传输符号书写。虚拟空开启一个巨大的传送门来显化,这是虚拟空的大门。

颜勇踏入了虚拟空的大门,传送门关闭,虚拟空变得隐形,而颜勇早已远远地跨过了虚拟空了。

“呼!”颜莽一走,玉田就松了一口气。“前五名确实是最接近圣地的人。太可怕了!”

就在玉田玉空飞起转身离开这里的时候,突变突然又来了。

“哎!”

虚拟空被一剑划开,一片强者的圣地降临。他手握仙剑,居高临下冷冷地盯着玉田。

“虚拟的空蕴含着强大的魅力,所以它在这里。”黑衣人眯着眼。

“斩仙剑!……佳能神道?!”玉田吓坏了,认出了那把剑。

他立刻意识到元尊书院的人也是来寻找和保护魔牛本尊的。

亲爱的妈妈,我今天出门没看黄道十二宫吗?!

“快跑!”

“哼,走之前留点东西!”袭黑衣人神道,一步跨虚空,诡异步伐配利剑,瞬间打玉田个措手不及。

“虚拟空秘法?神话时代的神秘?!”玉田白的骨架都凉了,我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在书院的行走竟然如此可怕。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