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州(凉州词)

凉州(凉州词)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地理的文章

地球-西北凉州知识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第1585号——凉州凉州

作者:冷烨韩星

制图:孙露/校对:猫斯图/编辑:养乐多

凉州,一个曾经在战场上激发士兵热血和自豪感的名字,为中华文化注入了新鲜血液,饱含了无数佛教徒的远大志向。这是一个对诗歌和曲调的英雄情怀有意义的名字。

武威出土的汉代铜奔马

肥壮的马形象

体现了汉代武威良好的农业发展。

(图片来自Vladimir/shutterstock)▼

凉州(凉州词)

从西汉的霍去病到十六国和隋末的五粮液政权中心,从西夏辅郡的区域中心到清初的甘肃巡抚临时驻地,凉州虽然在历史长河中随着经济地理的演变逐渐迷失在当代经济建设和对外开放的大潮中,但其作为引领者和开拓者的过往仍值得追溯。

我以前听说过凉州。

人挤桑葚,柘(柘)厚。

凉州之名源于西汉武帝5年(前106年)。当时西汉开始实行“刺史”的监察制度,将天下分为十三州,各有刺史,凉州就是这十三州的刺史部之一。

凉州的面积和今天的甘肃省很相似。

著名的河西四郡都在凉州。

(凉州除四县外还有天水、安定、陇西等县)▼

凉州(凉州词)

凉州在当时只是一个大监察区的概念(东汉刺史改为州牧,十三州成为一级行政区),并不是特指甘肃省武威市。只是从东汉到曹魏建国,凉州稳定在武威郡。

东汉末年,朝廷再次建立永州。

(泗州、凉州各拿出一部分作文)

凉州的规模缩小了,但武威在州内的地位却加强了▼

凉州(凉州词)

结果西汉霍去病北击匈奴,西击河西后建立的武威郡,最终以“武力恫吓河西”的名义与凉州形成了历史印象。魏晋以来,狭义的凉州是指河西走廊东端的武威县。2001年,武威市撤地设市。根据这一历史渊源,市辖区被命名为凉州区。

武威市的核心区是凉州区。

(图片:谷歌地图)▼

凉州(凉州词)

从西汉到明清,以凉州为代表的河西地区不仅是帝国西扩的前沿,也为中华文明注入了新鲜血液。

自西汉在河西开垦农田以来,武威县借助石羊河发展了河西最大的绿洲农业,有利农牧业发展。有了这个基础,东汉的都荣不仅保护了河西十余年,还和光武帝刘秀一起打败了天水的肖伟割据势力,帮助汉帝国再次向西北伸出了臂膀。

如果这个区域被粗略划分

可分为东部的黄河流域和河西走廊的东西两段。

对于中原王朝来说,它是从黄河流域进入西域的。

武威和张掖是第一步▼

凉州(凉州词)

西晋末年,中原地区经历了八王与匈奴等前朝民族的动乱,梁倩政权的创始人张贵在保护环境和人民的同时,收留了大量中原流民。

当西晋被八王之乱和五朵野花一步步毁灭的时候

大量中原人口逃往江淮地区。

另一部分人口逃往相对安全的西北,即凉州▼

凉州(凉州词)

他把武威县的一部分划分出来设立武兴县,把西平县(今青海西宁)划分为金星县,大量民众在战争中流离失所。此后,梁倩政权以其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为迁徙至此的儒生提供了福音。

西平和金星的名字

也非常符合中原流民的意愿。

这里也少不了曾经的酷派政权让一方太平▼

凉州(凉州词)

在以郭鹤三代师徒为代表的河西士人,以前梁、张天锡、西凉李恪为代表的尊儒君主的努力下,河西儒学逐渐繁荣,中原文化得以保存和发展。儒学不仅在河西走廊生根发芽,而且最终东传反哺中原,成为隋唐文化和制度的重要源头。后来北魏均田制和宗法制度的建立,都受到凉州文化和制度的影响。

武威海沧寺的钱粮谷岭军台遗址。

(图@雷乾东)▼

凉州(凉州词)

前张良统治时期,古藏城(西汉霍去病夺取河西前,甘肃武威匈奴人称古藏城)扩建,形成东、西花园城、北城、匈奴城、南城五城格局。

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曾认为,张按照“为王”的京都标准所建造的古藏城的规划布局,尤其是南宫北都城,不仅影响了东魏都城平城、洛阳、邺城,而且为隋唐都城长安城的建造所继承。

武威门楼

(当代建造,按明朝规定)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武威磨刀是个边陲小镇。

从过去到未来的文物。

事实上,在凉州,不仅中华文明得到了丰富和发展,外来文化和少数民族文化也把凉州作为文明传播和影响的中继站。佛教东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他是鸠摩罗什佛教史上三大翻译家之一。十六国时期,前秦统一北方,名声大噪的鸠摩罗什被龟兹王(今新疆库车)奉为国师,西域各国王侯经常来此向他求教。

雄踞黄河流域的苻坚,欲迎鸠摩罗什入中原,以实现其征战西域的意图。32年了。他命令小七将军吕光带领7万军队进入西域。

新疆基齐尔嘎哈石窟-鸠摩罗什雕像

(图:健忘行走世界/土冲天才)▼

凉州(凉州词)

然而,385年,当卢光达突破西域诸国,获得了鸠摩罗什的回归和西域珍宝的时候,前秦因澧水之战惨败而分崩离析的消息也传到了西域。86年,去凉州的吕光听说苻坚被姚苌杀死,于是停止东进,在凉州建立了侯亮政权。鸠摩罗什被困凉州十七八年。

但在此期间,他在凉州潜心学习汉语,传播佛教,为他后来的翻译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公元401年,姚苌之子姚兴打败了侯亮政权,把鸠摩罗什迎到长安,成为国师,开始了他辉煌的译经生涯。他甚至被陈寅恪视为“比玄奘更好的翻译家”。

武威鸠摩罗什寺东门

鸠摩罗什舌佛塔位于施思寺。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鸠摩罗什死后,信仰佛教的北凉王居渠给后秦君主写了一封信,请求得到鸠摩罗什的舌头舍利。接到文物后,居曲孟勋在鸠摩罗什旧址上修建了佛塔,同时修建了鸠摩罗什寺。

鸠摩罗什舍利塔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此外,居曲孟勋根据西北地区的当地条件,开创了中国石窟造像的先河。他召集凉州名僧昙曜等能工巧匠开山开道,在凉州(今天梯山石窟)开凿了南山石窟。马蹄寺石窟、文殊石窟、敦煌莫高窟都是它的后代。这种石窟建造形式也被称为“凉州模式”。

天梯山石窟第13窟大佛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马蹄形石窟群金塔寺石窟内景

(博物馆修复,原洞穴封闭)

洞穴的中心塔结构是凉州模式的典型特征之一。

莫高窟和云冈石窟都有这种类型的洞穴。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北魏灭北凉后,三万多权贵家族迁移凉州至平城(今山西大同),凉州模式在云冈重现。同样,洛阳龙门石窟也是它的继承者。

凉州与佛教的关系还在继续。

1946年,60多岁的萨迦派潘地塔到达凉州,与蒙古凉王阔端举行凉州盟,见证了西藏归属中国的开始。从宽端开始,蒙古王公贵族也开始信仰藏传佛教,而萨班则留在凉州传播佛法,直到1251年去世。他的侄子就是著名的佛教浴霸,他说服忽必烈皈依藏传佛教,把西藏文明带到了东方。

凉州白塔寺释迦牟尼潘地塔铜像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萨潘迪塔古灵大厦

(释迦牟尼·潘地塔就死在凉州这里)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促进吹弦和高层管理

凉州也就那么几个地方。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知道“凉州”二字,可以从汪涵的《凉州词》中引申出“你醉在沙场,古代有多少人打仗?”。

凉州词是唐代流行的曲名。许多达官贵人、学者和诗人都曾为凉州歌作词。除了汪涵的作品,还有王志焕、孟浩然、张继、陆游等人的作品。

相传唐玄宗开元年间,我驻陇右使臣郭志云收集了一批西域乐谱,赠送给爱好诗词歌赋的唐玄宗。李隆基把它交给当时的焦芳,翻译成中原乐谱,用新的歌词演唱,这就是凉州词的由来。

后来很多诗人喜欢这个曲子,为它填了新词。至今凉州词有数十种。

武威还建了凉州词展览馆。

(图@赵一丹)▼

凉州(凉州词)

《凉州词》虽然不一定描写凉州的风土人情,但其豪迈的意境和带有异域风情的曲调,其实也是唐代凉州文化的代表之一。

明清以来,凉州地区儒学和书院发展迅速,文化教育繁荣。始建于明二年(1437年)的武威文庙,用石碑、匾额记录了明清以来凉州文化教育的发展,在整个河西乃至甘肃地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因而被誉为“陇右东宫之最”。

作者在武威文庙的星门和状元桥为学生祈福。

武威文庙由文庙和文庙组成,规模居全国前列。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武威殿文昌宫广西殿前门廊下挂有44块匾额。它们的作者大多是凉州当地的名人学者。这些牌匾从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的“华田隽书”牌匾,到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的“文教开馆”牌匾。最古老的牌匾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但都保存完好。

牌匾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清代武威官员至两江总督牛建,其“错别字”牌匾为“文明于世”,张美如的“错别字”牌匾为“韩云张甜”。这些“其他的话”是作者为了表达自己对所写内容的独特理解和洞察而刻意制造的。

“韩云·张甜”与“世界文明”

(错别字其实是故意的,有自己的意思)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凉州(凉州词)

自清代以来,文化繁荣的武威文庙开始收集武威的金石文物,并逐渐成为一个区域性博物馆。庙里最值钱的国宝碑是西夏碑。

1804年,武威当地著名的金石学学者张舒发现了一块高大的黑色石碑,上面有砖封。碑文正面全是楷书非汉字,背面却是汉字,于是他推测这就是失传已久的西夏文字。

重修护国寺通塔碑(西夏一侧)

摄于武威西夏博物馆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1909年,在俄国人发现并盗走黑水城的《西夏汉文双语词典》之前,西夏碑曾是国内学者研究西夏的唯一“词典”,保留着那个古老政权的文化余味。

西夏文字创制规则一览表

(图@冷叶韩星)▼

凉州(凉州词)

凉州,武威,一个拉开帝国西进序幕的辉煌之地,曾经承载着封建社会繁荣的发展成果,也在动荡的岁月里饱受战乱和灾难。如今,作为河西地区人口最多的城市,它肩负着更重的发展重任。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但前方的路是有希望的!

参考资料:

1赵:甘肃通史·魏晋南北朝卷,甘肃人民出版社,2009年。

2.吴牧:《甘肃通史·明清卷》,甘肃人民出版社,2009年。

3.高蓉:《河西通史》,天津古籍出版社,2011年。

4.贾小军:《魏晋十六国河西社会生活史》,甘肃人民出版社,2011年。

5.朱:《五凉时期古藏城的扩张与城市形态》,中国历史地理理论丛书,2016年第4期。

6.鸠摩罗什在凉州的传佛生活,《甘肃日报》2016年7月12日第9版。

7.纪录片《河西走廊》,甘肃省委宣传部,央视科教频道,2015。

8.纪录片《中国石窟走廊》,甘肃省委宣传部,央视科教频道,2020。

*本文内容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冷叶韩星)

结束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