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叔宝(陈叔宝张丽华)

陈叔宝(陈叔宝张丽华)

(陈陈旭)

陈虽然是南陈的太子,但他的继位之路并不平坦。

他的父亲陈和,可以称得上是生儿子的职业家庭。在他五十三年的生命中,皇帝生了四十二个儿子。除了死了三个,还剩下三十九个。真的很繁华,到处都是孩子。

儿子越多,皇位含金量越重。

虽然陈是的长子,但他为人民服务的能力还不够强。

这位生于成盛二年,公元553年的小王子,从小在层层叠叠的深宫城墙中长大。他只知道自己生来富贵安逸,却不知道天下庄稼的艰辛。

十几岁的陈,基本上是个自由散漫的富家公子。他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请一群读书人,他们聊天喝酒,唱一些没用的酸诗烂歌。

陈叔宝(陈叔宝张丽华)

(文人聚会)

所以,你自然不可能被说服,但不服陈的人最要属他的二哥,始兴王。

对来说,最让他不高兴的是他比陈晚出生一年。

一年,只有365天,但却决定了陈淑玲一生的命运。

为什么,为什么沉迷酒色的哥哥天生就被上天眷顾?

为什么,为什么整天在宫里唱歌跳舞的哥哥能成为王子?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一个贪吃没出息的哥哥会继承父亲的王位,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为什么?

其实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理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这是上天注定的。有些人生来就是王者,有些人却成了亡命之徒。道路不同,人生的命运当然也会不同,但毫无疑问,每个人都会走向同一个家——死亡。

是的,人人生而平等,死而平等。

在生死面前,一切似乎都变得很渺小,微不足道。

陈叔宝(陈叔宝张丽华)

(陈淑玲)

当然,陈淑玲没有这么大的格局。在他眼里,他是一个被时代误付的人,是被王朝埋没的人。

认为他的弟弟陈配不上这个职位,有必要和他竞争。

竞争是好事,有竞争才有进步,但陈淑玲放弃公开竞争,转而选择下绊子,这是卑鄙的伎俩。

建于14年,公元582年。

这一年,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他无法出庭,卧床不起。

我生病的时候,儿子自然会伺候我。

当然,还有30多个皇帝的儿子。当然,30多个人也不能等在皇帝身边伺候。那样的话,皇帝会在死前窒息而死。

真正侍奉皇帝的只有三个人,分别是太子陈、始兴王、长沙王。

太子,世兴,与,长沙,都合并为史病。殷大爷有异志,命收药人说:“切药器甚钝,可磨利!”——《紫同治剑》

除了他的三个儿子,皇帝生病的房子里还有一个御医。

医师站在熬药的炉子前,用刀将中药切成块,然后放入沸水中。

陈淑玲看着医师手中的刀,忍不住嘀咕:

这把医用刀太钝了。要削尖了才能杀人!

说者有心,听者有心。

太子陈尽心尽力侍奉父亲,却没有听到这句话,而另一个太子,长沙王,却把这些话都记在了心里。

不久,皇帝陈突然受伤,他的治疗是无效的。他很快离开去吃午饭。

这位以野心著称的南北朝皇帝,在忧郁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陈叔宝(陈叔宝张丽华)

(战乱频繁的南北朝)

虽然他不是这篇文章的主角,但不妨碍作者为他留下评论:

陈宣帝陈旭,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皇帝。

皇帝兴修水利,振兴经济,发展文化,为陈楠做了很多好事。

但在王朝最危急的时刻,皇帝并没有开始北伐,而是安于现状,最终错过了统一全国的天赐良机。

那么,谁能不想留下来呢?

但是怀旧是没有用的。每个人都会有结束的一天。

当老皇帝去世时,陈淑玲坐不住了。他立即命令他的仆人从他平日在法庭上的大厅里取来一把剑。

没办法,那些和皇帝亲近的人,哪怕是他们的孩子,都不能携带武器。

陈淑玲有一颗反叛的心,但他手无寸铁。他怎么能起来?所以他急需一件武器。

得到了命令,奴隶一路小跑,从庙里拿出剑,交给了陈淑玲。当陈淑玲看到它时,他的鼻子几乎喘不过气来——奴隶带来了它,它是一个木剑。

我不是道士,也不猎鬼。我想要什么样的木剑?

我要一把剑!一把铁如泥的剑!夺人性命的剑!

现在,陈淑玲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抓起医官手中的钝刀,像老虎一样扑向陈。

他想在这个关键时刻杀死陈,因为只有除掉他,才能造成太子已死的既成事实。如果王子去世,那么他的第二个孩子可以成为合法继承人。

事实证明,陈虽然的脑子不怎么样,他还是有几分运气的。

陈叔宝(陈叔宝张丽华)

(陈陈后主)

的一拳没有击中要害,只是在陈的后颈上划了一下。

陈被打了,站起来,拔腿就跑。这是他的逃脱。

陈逃了,但逃不了。

这是对陈淑玲的沉重打击,而且很快将是对他的最后一击。

一个失败的刺客,等待他最终结局的只有死亡。

不久,陈派重兵攻克,兵败被斩首,全家死光。

通往帝王之路,沾满了亲人兄弟的鲜血。虽然想为自己而死,但陈登基那天的心情仍然很沉重。

然而,沉重只是暂时的。对于新皇帝来说,玩还是要的。

陈于太建十四年,公元582年即位。

这一年,南北朝这块曾经混乱而不朽的土地上,只剩下了三个政权。

北方平原的隋,长江沿岸的西凉,江南的陈楠。

梁这个弹丸之地,一城之地,还是隋朝扶持的傀儡政权,实在不可怕。

陈真正的对手是大穗。

巧合的是,陈在位前后,也正是隋文帝开国前后。

文帝有灭天下的野心,所以打倒一直是文帝的头等大事。

隋文帝在位第八年,公元588年,隋文帝带着51万水陆大军开始攻打陈。

陈叔宝(陈叔宝张丽华)

(隋文帝隋文帝)

我们的南陈皇帝陈包书这个时候在做什么呢?

很简单,可以总结为五个字:吃喝玩乐。

皇帝的心思不是保护老祖宗留下的江南基业,他的心思不是开拓新疆,实现南朝的夙愿。皇帝每天睁眼到睡觉,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我要快乐”。

在之外,在张丽华——人们似乎已经对陈的一生做了一个总结。

他华而不实,乐此不疲,对国家大事漠不关心,大兴土木,修建宫殿,沉溺于女色,对国家大事一无所知。他是南北朝时期典型的、众所周知的昏庸之人,是亡国之君。

公元589年,汉武帝在位第九年,隋军将军韩擒虎攻破了陈楠的都城建康,陈楠被宣布灭亡。

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张丽华在城内被斩首,而皇帝本人则受辱被俘,被押往长安,在异乡度过余生。

所以,陈是真的没用了。

但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对别人慷慨,对别人慷慨”——陈数

“少学俗,畏练冰,栗将控腐”——陈数。

在皇帝的诸多诏书的言行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谦虚、尊重臣子、态度温和的皇帝形象。在皇帝登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南陈野一直处于政治清明的状态。

“王公已被派下来,他们每个人都推荐了他的知识。在他旁边,他询问了管理库,因此询问了soap,一旦他能够说话,他的话就可用了。我愿意听他们的话,留在中国”——陈数。

而且皇帝很清楚人才对一个王朝的重要性。他在位期间多次表达了求才治国、保国家安全的思想。

而且,陈虽然昏庸,但他并不残忍。

在位七年,皇帝十次大赦天下,仁政于民,所以是个有德之人。

陈叔宝(陈叔宝张丽华)

陈数的一部分

在《陈数》中,作者可以看到陈是一个劝农桑农,求贤若渴,听取建议,严禁奢靡,广行仁政的帝王。

陈是的失败,失败在于他没有能力坚持下去。

起初英宁娇不进门,但幕荡臻微笑着打招呼。

妖脸如花带露,玉树流照后院。

江南的浮华与美景,侵蚀着这个意气风发,一心想要名利双收的年轻人的心灵。这个在道德本质上并不那么糟糕的陈后主迅速堕落,最终把自己送上了花天酒地的绝路。

陈叔宝(陈叔宝张丽华)

(陈楠灭亡)

这个统一了南北并取得巨大成就的人最终成为了隋文帝。

至于曾经在浩瀚历史长河中昙花一现的陈楠,在大隋朝的辉煌成就下就更显得微不足道了。

乱世立国,的治国有方,陈的治国有方,无心治国。陈楠在他手里,只是一朵绚烂而美丽的烟花。

烟花容易冷,但南陈容易熄。

即使陈后主擅长诗歌,才华横溢,但在绝大多数人眼里,他只是壮丽时代下的一个陪衬。

没人关心,没人想写书,没人提。只有像作者这样又穷又无聊的人才会开始写关于他的故事。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