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盒子(纸盒子的折法)

盛夏刚过,秋风吹过街道,明天,也许是半夜,城市的街道上会飘着乌云空,还会下着呜咽的雨。人群像黑块一样移动是鬼吗?不,每张脸都有明亮的眼睛、耳朵和嘴唇。高楼的影子落在人眼睛的阴影下,睫毛眨动。傍晚,那座高楼矗立在那里。

纸盒子(纸盒子的折法)

“你看到过道里的纸箱了吗?”她问,她只是哭了,无助的躺在床上,看到有人过来就掩饰过去,擦眼泪。

“你为什么哭?”她没有回答。“我没看到纸箱啊!”

“里面有个孩子,她妈妈不要。”

我们叫了外卖,她没有回答我为什么哭。她问我喜欢吃什么,我们聊了聊吃什么,然后等外卖送来。

“有一个40岁的女人做了流产。她射杀的婴儿是活的,被放在一个纸箱子里。前一天这孩子还在哭,但现在她不哭了。另一个有奶的室友说把奶给那个人,只要那个人拿个奶瓶喂就行了,但是她没做。她报了警,警察说这不是被遗弃的。她只是把它放在那里,他们不能干涉。”

我们吃过晚饭了,我想走了。也许她想一个人呆着。我离开了,穿过长廊,来到了垃圾场。蓝色的垃圾桶里装着很多倒掉的剩菜,这个时候正是吃饭的时候。残羹剩饭聚集了所有的力量,散发着邪恶的味道,还有淤积的胃液。不,纸盒子也跟我没关系。它在哪里,它就在哪里。我上了电梯,走出了医院。

夜晚,黄色的路灯在闪烁。

纸盒子(纸盒子的折法)

我有一只叫嘟嘟的猫。当它还是一只小猫的时候,它很胖,躺在幼儿园的一个纸箱子里。它绝望地叫了一上午,我被住在12楼的一只饿猫听见了。也许是只母猫。我出去玩了一下午。当我站在12楼的窗户前时,我又听到了猫的叫声。外面下着寒冷的雨。

“阿姨,你跟幼儿园的人熟悉,那里有猫喵喵叫。”我打电话给邻居说。

过了一会儿,阿姨来敲我的门,她送来两只小黄猫。

“哦,幼儿园的人说本来有四只小猫,但是母猫不见了。他们把小猫放在一个纸箱里,旁边放着牛奶。其中一个死了,昨天又死了一个,只剩下这两个。”

嘟嘟和哥哥一起养,哥哥找到了主人,而他,经过几次发展,也没有人收养他,我和他就这样相爱了,成了我的猫。

我又听到猫喵喵叫了吗?过了马路,我转过身去看灌木丛。这家医院位于市中心。我什么也没听到。这一定是我的幻觉。

我家嘟嘟猫今年三岁左右吗?还是两岁?它身材修长,姿态优雅,家里的每只猫都喜欢它。这是他们的最爱。即使是猫也知道有人爱它。它经常把头拱向另一只猫,要求它爱抚它,舔它。另一只猫从不躲闪,舔它,吻它很久。

今年8月底,又捡到一只小黑猫。嘟嘟猫带着这只小黑猫睡觉玩耍。它强行把小黑猫抱在怀里。它小心翼翼地用舌头舔着小黑猫的毛。小黑猫自从进了家门就没洗过澡。嘟嘟猫保持干净漂亮。

明年夏天,天热了,小黑猫长成了大猫,壮壮的。让它在淋浴喷头下淋浴。

纸盒子(纸盒子的折法)

微信号:UreadingUsharing

阅读。文学沙龙。你们

点击原文阅读豆瓣站。

以前的阅读

纸盒子(纸盒子的折法)

纸盒子(纸盒子的折法)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