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桑意为(格桑意为什么)

阿里无人区,海拔4500米以上,好氧生物难以生存;雅鲁藏布江的悬崖边上,云雾遮雾,岩石耸立,令探险者望而却步。

在“生命的禁区”,格桑之花顽强地绽放。16年来,中国科学家生命之花与它遥相呼应,在这片高原上悄然开放。

2001年,醉心于基础科学研究的复旦大学教授钟扬瞄准西藏:这里独特的植物资源没有得到足够重视,物种数量被严重低估。即使在世界上最大的种质资源库中,西藏也鲜有植物的影子。

为了填补这个空 white,钟扬踏入了青藏高原的“生命禁区”。一旦进入,16年就没了。

钟扬知道,海拔越高、植被越稀疏、覆盖面积越小的植物越有研究价值,但它们也必须面对更多的身体挑战——

牦牛皮搭建的帐篷严重缺氧,煤油灯不亮,加酒精只能勉强点亮一分钟;冬天盖三床被子抵御不了寒冷,整夜睡不着。高原反应强烈,头晕、恶心、虚弱和腹泻是常有的事…钟扬面对的是:“科研本身就是对人类的挑战!”

有人质疑: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在这么苦的地方采集种子?

钟扬说:“目前确实没有经济效益。但是国家需要这些种子,人类需要它们。做基础研究的时候,我想的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卢宝荣说,“很多人一辈子都在做采样,很多人让学生做一线采集工作。钟扬最难得的贡献,不仅是埋头在一线,还为西藏培养了一批鲜活的藏家。”

援藏16年,钟扬培养了6名博士、8名硕士,并帮助西藏大学组建了植物学研究的“本土团队”,在进化生物学领域与日本、欧美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

这需要苦难,需要付出代价,甚至是生命的代价——他用4000万颗种子告诉了他坚持的答案。

钟扬走后,越来越多的人被他的故事震惊:“很抱歉以这种方式认识你……我向你致敬!”

提起钟扬,和他一起做863项目的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哽咽道:“钟扬老师就像高原上的格桑花。现在,人们终于闻到了它的香味。”

在藏语中,“格桑”意味着幸福、努力和美好时光。孙说,钟先生总是把好时光带给身边的人。从来没见他抱怨过或者不开心过。他难道不像格桑·弗劳尔吗?

“漂亮但不奢华,修长但坚韧挺拔。有了高原上的这朵花,西藏就美了。基础科学界有这样一朵花。当我们靠近他时,我们前进时就更有力量!”

青藏高原风景如画,原野草摇如歌,格桑花盛开。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