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是什么意思(非莆田系是什么意思)

关于莆田系,业内可谓众说纷纭:有人说,莆田系的壮大历史,就是一部改革开放大潮下的小混混翻身当老板的“光辉”历史。也有人说,如今的民营医院已分为两派:莆田系和非莆田系。那么,莆田系老板们的发家史,到底有多少秘密呢?话不多说,赶紧搬好小板凳吃瓜。

华商会谈:深度揭秘“莆田系”的发家史,下一站走向何方?

无孔不入的莆田系

医疗行业可谓是莆田系的第一桶金,被誉为“莆田系祖师爷”的陈德良便是游医起步。陈德良生活在福建莆田秀屿区东庄镇,60年代时,他偶然得到一个治疗皮肤病的偏方,摇身变为了“神医”,并凭此在80年代成为全国第一批万元户,也是东庄镇从医致富的第一人。

此后不久,陈德良便有了他的第一批徒弟:侄子詹国团、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和徒弟的徒弟黄德峰。他们就是如今的莆田系“四大家族”的起源,也是莆田系发展壮大的重要推手。

传说中,这群游医手握“偏方”,打着包治百病的招牌,实则进行的是“暴利、铺天盖地的广告恶战”和“无孔不入的病毒式营销”。他们走南闯北,在人流量大的车站附近的电线杆上贴满治疗性病的小广告,再猫在附近的小旅馆里等鱼上钩。

后来,在徒弟中表现突出的詹国团自立门户,试图复制陈德良的模式。然而,詹国团很快发现电线杆贴小广告的方法过时了。最终,他找到了当时公信力更高的电视、广播电台进行宣传。随着电视广告的铺开,尝到甜头的詹国团决定扩大规模,建立了好多支游医队伍。

华商会谈:深度揭秘“莆田系”的发家史,下一站走向何方?

与此同时,医疗事故也频频发生。但由于莆田系涉及的业务主要为皮肤病、性病等令人难以启齿的疑难杂症,即使有人遭到了坑害,也不好将事情说出去。于是,这种灰色甚至是血淋淋的收入,非但没能使人望而却步,反而使莆田系的队伍愈发庞大,从东庄镇扩张至全国各地。

不过,纸始终包不住火。 80年代中期,国家对莆田系这种游医模式加强了监管,为了实现合法化,詹国团不得不从旅馆走出,并通过中间人牵线和医院搞起了“科室承包”的合作模式。后来,莆田系从游医模式逐渐转变为承包科室,最后甚至承包了整个公立医院。

90年代末,在莆田系带领下,性病诊所越来越多,但如过度医疗、天价医疗等种种乱象也惨遭曝光,詹国团家族现出“原形”。2000年,国家火速出手发布禁令,坐拥亿万身家的詹国团移民到了海外。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然而莆田系又找到了新路子——购买公立医院。

随着互联网兴起,莆田系的广告在网上铺天盖地,也为其赢得不菲收入。越来越多的莆田医院随之冒出,最常见的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科,比如较为知名的曙光男科、玛丽女子医院、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等,后来又陆续出现了整形美容、眼科、牙科等科目。

在这之中,以詹、陈、林、黄为首的“四大家族”把持了大部分莆田医院的资源,其中,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被陈氏控制;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所控制。

让人惊讶的是,除了广为人知的莆田系医院,国内的莆商还控制了木材,珠宝,鞋业、民营加油站等多个行业,甚至连寺庙也不曾放过。而莆田东庄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也流传出许多致富神话:遍地豪宅豪车,拥有10亿资产以上的有好几家……

华商会谈:深度揭秘“莆田系”的发家史,下一站走向何方?

莆田系的“下一站”

后来,莆田系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一边“铺”,一边“填”。2002年,被誉为“莆田系资本运作鼻祖”的翁国亮将旗下的仅成立1年左右的华夏医疗(现“金威医疗”)送上港交所创业板;2013年10月,由华夏医疗分拆出来的万嘉集团在港交所主板单独上市。

2013年11月,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林氏旗下林国良的华韩整形在新三板挂牌;此后至2015年4月,另有其他三家莆田系医疗公司相继登陆新三板;2015年7月,林玉明旗下的和美医疗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在此期间,莆田系还“幸运”获得了顶级资本机构、大佬的加持。早在2008年,还未上市的和美医疗便获得老牌PE机构鼎晖投资的注资。而莆田系旗下主打妇产医疗的成都安琪儿则先后获得鼎晖投资、清科创投以及红杉资本的数亿元注资。

2014年,翁国亮联手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共同成立了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战略联盟,该组织掌控着上千亿资产,覆盖金融、地产、保险、科研以及医疗服务等领域。同时,以东庄人为核心的莆田总工会成立,这也给莆田系打了又一针“强心剂”。

据说在高峰期,全国有8000多家莆田系医院、17万张床位,其全年营业额共达3000多亿元。但巅峰背后,是虚假广告、过度医疗、暴力营销等非常规手法层出不穷。 直至2016年“魏则西事件”在全国爆发,莆田系背后的资本运作才浮出水面,相关上市公司也惨遭爆出。自那以后,莆田系便在资本市场低调起来。

直至2018年,来自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陈氏家族的陈氏兄弟实控的医疗美容机构艺星医疗申请赴港上市,该企业在当时被视为莆田系中第三家即将赴港上市的家族企业,不过出于种种原因,这家企业至今未能上市。

在此期间,莆田系也曾尝试“曲线”上市。2018年至2019年,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的林氏家族代表人物林春光将旗下的眼科医院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低价出售给了其当时的持股公司光正集团(现“光正眼科”),合计套现13.41亿元。

与此同时,林春光的两个儿子悄然收购了A股滴眼液药企莎普爱思。2020年2月,莎普爱思宣布其实控人变为林氏兄弟旗下的养和投资。工商信息显示,林春光正是其原始股东及出资人。而此后不久,林氏又将旗下的泰州妇儿医院以近3倍溢价出售给莎普爱思。彼时,这笔关联交易一度被深交所关注,并视为是林氏借壳上市、转型洗白的操作。

种种迹象表明,曾经“叱咤风云”的莆田系正在试图走一条看似光明的新道路,但是这条路真的好走吗?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