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注射最后几分钟视频

2010年10月20日晚,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驾驶私家车从外国语大学长安校区由南向北行驶返回西安市区,当行至西北大学西围墙外翰林南路时,将停在非机动车道上一骑电动车的女性张妙撞倒,此时药家鑫没有立马逃逸也没有扶起对方,而是拿起刀子朝着张妙连捅八刀致其死亡。这就是11年震惊全家的药家鑫案,当然这件事还牵出了药家鑫父亲和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张显的骂战,最终,因为张显的加入,让此案受到了舆论关注,最终药家鑫被判死刑。本期最人物纪就带大家回顾药家鑫案。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

药家鑫的成长史

1989年11月7日,药家鑫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的一个军人家庭里,父亲药庆卫是解放军总后勤部西安军事代表局驻西安北方华山机械有限公司的军代表。目前则是西安北方华山机械有限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工,可以说药家鑫的原生家庭是高知家庭。

不过正是因为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药家鑫的童年和大多数人都不一样,父母对他格外严厉,从三岁开始,药家鑫就开始练琴。那时候,父亲常年在外工作,药家鑫大多数时间都和母亲待在一起。

母亲一个月工资五十块钱,三十块交钢琴培训费,药家鑫学不会就要被尺子打手,很多时候,药家鑫都是一边哭一边弹琴。

而对于儿子的教育问题上,父母统一战线。

在学校里,只要药家鑫在学校和同学发生矛盾,回来总是要被母亲骂的。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一家合照

有一次,药家鑫在学校被同学欺负,同学要求药家鑫必须背他,不然就给他一元钱。

父亲知道后,没有为药家鑫讨公道,反而告诉药家鑫:那你就去背他呀。

上初中时,药家鑫开始迷上了网络游戏,他的成绩下滑严重,父亲得知后,觉得自己常年在外工作疏于管教,所以他转业回家,专程教导孩子。每个月拿着2000多元的专业金。

为了遏制儿子的网瘾,初一的暑假里,父亲药庆卫将儿子锁到只有10平方米的地下室里,这个地下室里非常潮湿,看不到阳光,只有一个小台灯。而药家鑫只要吃饭的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其他时间,学习睡觉全部都在这里。

在地下室里关了一个月后,药庆卫将儿子放了出来,上初二后,药家鑫明显乖了很多,似乎戒掉了网瘾,成绩也提高了不少。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庆卫

在药家鑫的成长过程中,药庆卫一直都扮演着严父的角色,在母亲看来,药家鑫特别怕父亲,甚至特别怕男人,有一种奴性。

高中期间,药家鑫吃胖了不少,身材走样,父亲看到后就觉得这是药家鑫不自律的结果,他气愤地对药家鑫说道:你再胖下去,以后男人都不会喜欢你。

就是这句话,引发了人们对于药家鑫性取向的猜测,很多人表示药家鑫喜欢男人,但这个猜测最终也不了了之。

不过这句话让药家鑫幡然醒悟,他开始疯狂减肥,有时候吃下去一大堆食物后,自己还会催吐,就是想通过各种方法瘦下来,后来他的确瘦了,但是却落下了胃病。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证件照

2008年7月,药家鑫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西安音乐学院,考上大学后,外公直接给药家鑫奖励了一万多元的现金。而药家鑫却拿着5000多元跑到医院整容了,给自己割了双眼皮。一个男人割双眼皮,估计很多人都不理解。

进入大学后,药家鑫终于觉得自己多年来练习钢琴是有用的,他经常会去酒店弹琴,也会做家教,才大一的时候,他每个月就能赚到1000多元。到了大三的时候,药家鑫每个月能赚到3000多元,那时候,他已经有了20多个学生。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弹钢琴的药家鑫

每天药家鑫将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赚钱上,每天晚上10点多才能回到家里,这个时候,药家卫心疼儿子,他和妻子凑了10多万又问亲戚借了四万元,给儿子买了一辆雪佛兰轿车。

有了小轿车后,药家鑫的生活过得非常奢侈,他每个月的开支都要大几千,有时候钱不够了还会找父母要,在母亲看来,药家鑫想做什么事就一定要做到。

案件经过

2010年10月28日晚,正在西安音乐学院上大三的药家鑫前往西安外国语大学看望女友,当时西安外国语大学在长安区大学城,距离西安市区有一段距离,而且当时大学城附近没有得到开发,行人并不多。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肇事地点

药家鑫与女友短暂相聚后,于22时30分左右返回,当他驾驶轿车行驶至西北大学长安校区外西北角学府大道时,由于车速过快,他不小心撞上了前方在非机动车道上骑电动车同方向行驶的张妙。

张妙随后倒地不起,但明显还在动弹。

很显然这是一起再普通不过的驾驶肇事案例,药家鑫处理得当的话,根本不会承担法律责任。他只需要下车扶起被害人,将其送到医院治疗,然后进行相应的赔偿就可以了。

当然药家鑫从小遇事就怕,他可能还有一种选择就是肇事逃逸,即便是这样,药家鑫后来也不会被判重罪死刑。

但是药家鑫却选择了极端的做法。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案

他拿着身边的小包,下车察看。他发现张妙呻吟着,还盯着他的车牌号看。这个时候,药家鑫居然从包里掏出一把水果刀,连续捅向张妙,张妙身重8刀出血过多而亡。

当时时至深夜,并没有第三者发现药家鑫的行凶过程,而监控也没有发现。

药家鑫连忙逃离现场,开车逃离现场后,药家鑫心跳加速,他开车速度也非常快,在开车行驶至翰林路郭南村口时,又将行人马海娜、石学鹏撞伤,当时药家鑫想继续逃逸,但被现场群众留了下来。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第二次肇事地点

之后群众报警,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交警大队郭杜中队接报警后,来到现场将药家鑫的红色雪佛兰扣留,不过药家鑫本人只是撞伤路人,也没有逃逸成功,所以他只是被简单训话后就自行离开了。

回到家中的药家鑫双目无神,内心极度恐惧,但他并没有立即告诉父母自己杀人了,而是躲在房子里,生怕别人找到自己。

另一头,当张妙被人发现后,已经失血过多死亡。

张妙,1984年8月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兴隆街道北雷村,初一毕业后,便到市区打工,平时孝顺善良。2006年,22岁的张妙嫁给了邻村的青年王辉,王辉家里很穷,张妙结婚后大多数时间都住在娘家,2008年6月,张妙为王辉生下了儿子毛蛋,儿子出生后,张妙不甘落后,她便住在娘在,白天就到堂哥张凯的麻辣烫店里打工,一个月拿着700多元的工资,而这个麻辣烫店就开在长安大学城里。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张妙

10月20日晚上10点多,这是张妙平时下班的时候,她和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回家,然而就是这一次下班回家,却让她送掉了性命。身亡时年仅26岁。

10月21日凌晨3时,张妙父亲张平选在睡梦中被侄子张凯叫醒,张平选跟着张凯来到事发现场,他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女儿已经没有了呼吸,看着女儿离开,张平选心痛极了。他本以为女儿是被车撞死的,没想到是被人捅死的。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张平选

由于没有监控,警方也很难在第一时间破案。

不过就在警方调查过程中,发现当晚迟些时候,在距离案发现场不远处还发生了一起交通肇事事故。通过调取第二起肇事监控来看,驾驶人在肇事前,车辆就已经处于有毁损的状态。而警方察看了肇事车辆后,发现肇事车辆上有血迹,这显然不是第二起交通事故带来的,因为被撞伤的两人都是轻微的碰伤,并没有出血。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案肇事车辆

此时警方怀疑雪佛兰轿车驾驶人药家鑫有作案的可能。

10月22日,警方传唤药家鑫,对药家鑫进行了审问,但是药家鑫却拒不承认自己撞伤张妙和捅伤张妙的事实。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警方只好将药家鑫放了。

回到家里后,药家鑫自觉事情已经败露,他已经没有了主意。

药家鑫自首

10月23日早上,药家鑫告诉自己的母亲,自己把人撞死了,母亲连忙给药庆卫打电话,药庆卫回家后,对事情进行了分析,觉得这个时候自首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当时夫妻俩以为药家鑫只是撞死了人,到了警局后,药家鑫承认自己撞了张妙。

但是警方却在质问药家鑫是否捅了张妙,在接连审问下,警方终于攻破了药家鑫的心理防线,药家鑫承认自己持刀捅死了张妙。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

至于理由,药家鑫表示,他看到张妙记自己的电话号码,他觉得,农村人都很难缠,他害怕之后张妙会不断找他父母的麻烦。所以药家鑫选择杀人灭口,但已经20岁的药家鑫难道不懂法律吗?杀了人难道就不会偿命吗?只能说那个时候的药家鑫人已经麻了,不会思考了。

而药家鑫这一句农村人都很难缠,也在后来成为了改变舆论的重要支点,很多人都是因为这句话,而强烈要求判处药家鑫死刑。

其实父亲药庆卫也想不通为何儿子会说这句话,因为药庆卫本人就是一个农村人,他来自于山西农村,至事发时,父亲哥哥姐姐都在农村生活。而且他每年都会带着药家鑫回到农村看望亲人。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庆卫

10月28日,法医给出了被害人张妙的死亡原因:系胸部锐器刺创致主动脉上腔静脉破裂大出血而死亡。而之前药家鑫第一次撞倒张妙的时候,只是左腿骨折、后脑磕伤。可能药家鑫连一万元都花不了,就处理了这起交通事故。

但药家鑫却以极其残忍的方式让两个家庭彻底破碎。

当药家卫和妻子知道儿子持刀杀人后,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在他们眼里,儿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药庆卫为儿子找了辩护律师,希望能让儿子留得一命。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张妙丈夫和儿子

张妙丈夫和父母都是没有文化的农村人,他们只是希望药家鑫能够得到惩罚,而他们自己也能够得到赔偿,在一审之前,药庆卫联系到了张妙的父亲和丈夫王辉。

一审前,张家在“刑事附带民事起诉书”中提出的诉讼请求,一个是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个是要求赔偿54万多。在中院进行的调解中,民事调解双方最初基本达成一致意见,就是药家筹款30万外加一辆车作为对张家的赔偿。

到这里,药庆卫觉得有了被害人一方的谅解,药家鑫最多也就判个死缓,还是有活着的机会。

张显出现 事件转机

但就在这个时候,张显出现了。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张显

张显,1963年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兴隆街道宫子村,他和张妙的丈夫王辉是同村村民,西北工业大学材料学博士,后又在北京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两年,2005年7月进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技术物理学院材料系从事教学与研究工作。当时已经是西电的一位教授了,作为教授,张显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分量。

2011年2月开始,张显正式作为张妙方的代理人,开始在微博上为张妙一家人发声。

2011年2月13日,张显发了第一条微博:药家鑫杀人案快要开庭了。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张显微博

从介入药家鑫案开始,张显就表现出了“传播”的天分。他有意无意地把药家鑫案等同于当时的舆论热点“我爸是李刚”案。他不断在微博公布诸多“疑点”暗示药家“有背景”,案子有黑幕。

张显一再在网上对药家进行攻击:“据媒体披露,在房价高企的西安,药家在市区内居然有4处房产,结合药家鑫平时生活之奢华,买五千块手机,花巨资整容,开14万私家车,药家资产超出药父母收入水平数倍。”

后来,张显只承认自己说过药家卫是“军械蛀虫”。其他的都是从网络上看到的。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张显和王辉

总之张显加入后,王辉一改之前的态度,拒绝民事赔偿,网友们都站到了张显一方,并在网上给王辉一家自发捐款,后来据了解,王辉接受捐款总计54.5万元。

就这样,药家鑫案在很长一段时间被公众们熟知并关注,网上希望判决药家鑫死刑的人占到了大多数。

药家鑫被判死刑

2011年4月22日,西安市中院一审宣判,被告人药家鑫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45498.5元。药家鑫当庭表示不服,提出上诉。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庭审现场

一审过后,药家卫带着4万5千元来到张妙家中,但是张妙丈夫只拿了1万五千元的丧葬费,其他三万多元退给了药家卫,还声称带血的钱不要。

2011年5月2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药家鑫故意杀人一案进行了二审公开开庭审理并宣判,依法裁定驳回药家鑫上诉,维持原判。药庆卫没有等来满意的结果,但是他也相信法律,接受了法律的判决。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下跪

药庆卫最后一次见儿子时,药家鑫向父亲表示,希望能捐助自己的眼角膜,但是药庆卫却拒绝了,他告诉儿子:你将自己的罪恶全部带走吧!

对于这个细节,后来药庆卫在采访时,表示很后悔,他应该同意儿子的这个想法。

除此之外,药家鑫还希望父母能够代替自己去看望张妙的父母。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母亲给张平选下跪

2011年6月1日,药家鑫带着20万元来到了张妙父母家中,张妙父亲收下了20万元,但是几天后,这20万元又被退了回来。其实当时,药家鑫案正在死刑复核,张显觉得这笔钱“是意图求得对药家鑫的从轻判处”。所以他让张妙父亲退回了这笔钱。

2011年6月5日,药庆卫在微博中写道:“现在这20万也被你父母不知出于何故退回来了,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做父母的一定会去完成……”

2011年6月7日上午,药家鑫在陕西省西安市被依法执行死刑。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被执行死刑

药家鑫离开了,药庆卫夫妻失去了独生子,过上了只有两个人的退休生活,但是舆论却远远没有结束,网上对于他们二人的谩骂一直都没有结束。这让药庆卫感觉就像自己是杀人犯一样。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张显,即便是药家鑫已经离开了,张显还是不断在微博中声讨药家鑫及其父母。

2011年8月4日,药庆卫选择了以“侵犯名誉权”起诉张显,要求张显连续30天在知名网站、报刊等新闻媒体上刊登不少于3000字的致歉声明,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

对于药庆卫的起诉,张显丝毫不惧,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仍然以药家鑫死刑的必然性在做讨论。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张显微博

2012年2月8日上午11时许,张显和王辉、张平选、张妙妹妹张朗等六人来到药庆卫家中楼下,向药庆卫索要之前退回的20万元。但是此时的药庆卫却拒绝再交出这20万元。

当天张显一行人和药庆卫代理人马延明发生争执和肢体冲突。张妙的丈夫王辉还动手打了马延明。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王辉打人

现状

如今,距离药家鑫案已经过去11年了,这起案子值得人们深思,他即是一个家庭教育失败的案例,也是一个交通肇事后如何处理的借鉴。

总之悲剧发生后没有胜利者,药庆卫失去独生子后,郁郁寡欢。如今依然在微博上活跃着,时不时还会和张显隔空对骂。

回顾药家鑫案:大学生驾车撞人刺死伤者,原生家庭的教育值得深思

药家鑫牌位

对于王辉而言,失去了妻子,儿子失去了母亲,尽管获得了一些捐赠,但家庭是不完整的,孩子的童年也充满着伤痕。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