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份排名(省份排名2022)

随着吉林和河北于1月25日发布2021年经济数据,全国31个省份的经济数据已全部出炉。

从总量上看,包括广东、江苏、山东、浙江等多个省份跨上新的万亿级门槛;从增速上看,凭借政策优势和资源禀赋,海南和山西成为去年领跑者,而陕西和河南同时遭受汛情和疫情影响,经济发展受到冲击。

31省份GDP出炉:湖北重回第七,海南两年平均增速居首

海南成为增速实质领跑者

从经济总量上看,2021年,多个省份跨过新的万亿级门槛。其中,广东GDP突破12万亿元;江苏、山东和浙江分别突破11万亿、8万亿和7万亿元;四川和湖北跨过5万亿门槛;上海、安徽、河北和北京跨过4万亿门槛;陕西和江西尚未跨过3万亿,致2021年出现了3万亿断档。

从经济总量的排名上来看,总体稳定下出现多个省份的变动。从疫情中恢复的湖北超过了福建,重新回到第7位;重庆超过辽宁排名第16位;山西和内蒙古超过贵州分列第20和21位。这正反映了2021年经济运行区域特点。

从增速上来看,湖北、海南和山西成为增速排名前三的省份,分别增长了12.9%、11.2%和9.1%。从两年平均增速来看,海南、山西、贵州和江西分别居前三位,增速分别是7.3%、6.3%、6.3%和6.2%。但由于湖北的特殊性,海南成为2021年全国实质领跑者。

从2017年起增速领跑的贵州,如今将这一位置让给海南。贵州省社科院副院长黄勇此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贵州投资增速下滑,传统产业继续在升级,新兴产业还需要培育。大数据虽然有一定基础,但是在国民经济中还没有起到支柱性作用,而贵州进出口和消费规模较小,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不强。因此,在疫情之下,贵州经济增长受到很大影响。

贵州连续多年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与其投资密切相关,这也成为其增速下滑的原因。2021年,贵州省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下降3.1%。其中,基础设施投资比上年下降15.5%,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30.3%,比重比上年下降4.5个百分点。

而受益于自贸港政策机遇,海南的投资、消费和进出口都快速增长。2021年,海南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0.2%,两年平均增长9.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6.5%,两年平均增长13.1%。

长期依赖于房地产投资的海南,2021年非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4.9%,增速高于房地产开发投资12.1个百分点,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较上年提高2.6个百分点。全省产业投资(不含房地产开发)同比增长33.5%,高于全省投资增速23.3个百分点,对全省投资增长的贡献率为81.0%。

在政策机遇下,海南可能将迎来快速增长的发展阶段。2021年海南将增长目标确定为10%以上,全国最高,2022年海南又将增长目标确定为9%左右,位居全国第一,而贵州目标是7%左右。预计未来几年,全国的领跑者将是海南。

贵州增速下降也影响了其排名。2017年,贵州从重庆手里接棒领跑,GDP排名连续上升,2017年排名第25位,2018年排名第24位,2019年上升到第22位,2020年上升到第20位。不过,2021年贵州退居第22位,山西挤进20强,排名第20位。

山西是2021年的一匹“黑马”。在2021年上半年,山西经济增长速度还处于全国中游,增长12.2%,两年平均增速5.2%。但是三季度山西经济迅速上升,与其他大多数省份不同,山西三季度的两年平均增速上升至5.8%,全年更上升到6.3%。

煤炭供需紧张、价格上涨是山西经济逆势上涨的一个重要原因。2021年,山西规上原煤产量11.9亿吨,增长10.5%;发电量3734.4亿千瓦时,增长8.9%;外送电量1234.7亿千瓦时,增长17.2%;煤成气产量94.1亿立方米,增长15.6%;煤、电、气产量均创历史新高。

受益于煤炭、钢材等主导产品价格大幅上涨,企业利润成倍增长,去年1~11月份,山西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营业收入28784.9亿元,比上年增长49.7%;工业企业利润3055.8亿元,首次突破3000亿元,增长2.5倍,创历史新高。

不过,除了煤炭之外,也要看到山西的动能转换,制造业带动效应十分明显。2021年,山西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2.7%,比全国快3.1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9.1%,比全国快3.0个百分点。

从三大门类看,去年山西采矿业增长10.8%,制造业增长17.5%,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7.6%,制造业带动作用明显。从煤与非煤看,煤炭工业增长11.2%,非煤工业增长14.5%,增速明显快于煤炭工业。

陕西、河南遭疫情冲击

与山西不同,陕西虽然也是煤炭资源大省, 其2021年经济增速却并不高,为6.5%,两年平均增长4.3%。疫情冲击是陕西2021年经济面临最明显的挑战。但是,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陕西经济本身面临的问题。

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咨询委员、西安石油大学教授曾昭宁向第一财经表示,陕西经济是投资拉动型的,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里主要靠投资,投资下滑对经济影响比较大。另外,西安经济总量在全省占比高,西安经济发展对全省的影响也比较大。

2021年,陕西省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下降3.0%,两年平均增长0.5%。而占比陕西省经济总量38%的西安,随着“十四运会”场馆及其配套基础设施建设的完成,以及工业新开工项目的减少、房地产投资放缓等因素,固定投资下滑。

目前,西安2021年全年数据尚未公布,1~11月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下降 8.2%。从重点领域看,工业投资同比下降11.7%;民间投资同比下降0.2%;基础设施投资同比下降15.7%;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下降2.5%。

与陕西一样,相邻的河南同时遭遇汛情和疫情的冲击,对经济发展产生影响。2021年,河南GDP为58887.41亿元,同比增长6.3%,两年平均增长3.6%。

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根据报告,2021年7月17日至23日,河南省遭遇历史罕见特大暴雨,发生严重洪涝灾害,灾害共造成河南省150个县(市、区)1478.6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1200.6亿元,其中郑州市409亿元、占全省34.1%。

对于陕西和河南而言,2022年都将面临如何恢复元气的问题。曾昭宁表示,现在西安的疫情已经进入尾声阶段,现在需要回归到市场常态,要推进复工复产,采取政策措施支持经济恢复发展。

1月20日,陕西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做好2022年一季度经济稳增长工作的意见》和《支持西安加快经济恢复发展若干政策》,分别提出10条具体政策措施。

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着力扩大有效投资。持续推进“三个一批”,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8万亿元,其中亿元以上项目投资1.8万亿元。工业投资8500亿元、增长10%以上,技改投资增长20%以上。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