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热一瞬(湿热一瞬间拉肚子)

莫予蝶是在半个时辰后回到军府的。

因为崴了脚,走路尤为的吃力,高跟鞋被她脱了拿在手上走,直奔书房。

顾焰不在书房。

问了看守的门童,他说顾焰在中厢房喝酒。

莫予蝶知道顾焰生气了,也知道他真的生起气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需要问清楚。

她没有穿鞋,走路的时候没有脚步声。

寒冷从脚心清晰直接的钻进来,她没去理会,轻轻的在顾焰身边坐下。

桌面上摆放着三壶空了的酒,他已经喝得不少。

仅仅只在她没有回来的这半个时辰里。

心里陡然皱缩了一下,她抬手覆上他的手臂,轻柔似是抚摸般。

“怎么了?”她问。

顾焰的酒喝得急,也没有下酒菜就着,干喝酒性最大,醉起来也更快。

黝黑深邃的眸子已经变得浑浊,他抬起头凝视着眼前的人儿。

她仍然艳丽,哪怕发丝被风吹乱了些,哪怕脸上的神情有些憔悴,但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她的美。

他深深的望着她的眼睛,似要溺死在这双汪洋的眸色里。

顾焰缓缓抬手,轻柔的捧上她被风吹得冰冷的脸颊。

莫予蝶从来没有看到过顾焰此番神情,伤感、犹豫又那么心痛般。

他为什么这样?

“你怎么了?”她哑声又问了一遍。

“嘘。”他的指腹覆在她的唇上,不轻不重的压下去,没有让她开口。

就像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堵住她的唇,不让她说话那般。

他贴近她,缓缓的靠上来。

和那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吻更温柔,更缠绵,更猛烈。

他夺走了她口腔里所有的呼吸,将夹杂着烟草和酒精味的空气渡给她。

这个吻绵长又浓稠。

湿热的柔软瞬间填满她心中那块漏掉的空缺,一分分再度复苏。

她总是很容易被他满足。

只要他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她就甘之如饴。

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或是委屈,或是开心,或是患得患失的安全感缺失。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一路滑进嘴角,混杂进这个吻里,又甜又涩。

良久,顾焰才扶着她的后脑勺放开她。

中厢房里没有点亮足够的烛火,昏暗的光线里他冷峻的脸颊显得越发的冰冷。

哪怕是刚才那个温情缱绻的吻都没能软化他半分。

他始终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顾焰把她的额头贴在他的额头上,两个人之间的紧紧的贴着,气息互相交织。

他终于开口:“予蝶。”

浑浊又低沉的声线,在昏暗的厢房内响起竟有几分明显的落寞。

“你爱我吗?”顾焰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累了。

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在问什么。

好巧,这个问题她刚才回答过。

正要开口的时候,顾焰又说:“别说出来。”

莫予蝶:“…..”

她看着他疲惫的脸庞,想不通他今天为什么会情绪失控到如此地步。

顾焰贴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后才又开口:“永远都别说出来。”

一字一句,分外沉重。

“知道了吗?”

莫予蝶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爱他。

“为什么?”她问。

顾焰睁开眼睛,离开她的额头,侧身,端正坐好,又重新倒了杯酒。

缓缓的回答说:“爱与不爱,结果都一样。”

“所以缄口不提才最安全。”

“什么结果?”莫予蝶的心里莫名染上一丝慌乱。

今天的顾焰太反常了,反常到她怀疑自己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的问题才恰当。

他短暂的笑了一声,没有丝毫的温度。

他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你很聪明。”

言外之意是,即使他不说,她应该能够想到。

莫予蝶不解,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回答他的上一个问题。

“顾焰,我爱…”

顾焰骤然回头瞪向她,那双迥然有力的瞳孔迸发出一股让人无处可逃的压制。

要说的话被生生的堵在嘴边。

是啊,她应该很聪明。

所以她应该知道顾焰不想要听到什么就不能说什么。

所以她应该知道顾焰把她留在身边是要一个听话的她。

所以她也应该知道顾焰是不会动真情实感的人。

爱于顾焰,是缥缈虚幻、没有价值的东西。

但对她来说,却已经是一生所拥有中最弥足珍贵的宝贝。

停在嘴边的话乖乖的咽了回去,顾焰这才满意的扬唇。

但莫予蝶仍在他的唇畔看到苦涩难言的酸楚。

没错,她很聪明。

所以她知道顾焰有他的身不由己。

所以她知道顾焰的身心只给天下。

所以她知道顾焰早就斩断了自己的儿女情长。

顾焰他,活得很辛苦。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